兄妹求学时光/杨秀峰

759浏览 分类:职场健康课 2019-10-16

杨秀峰

  

我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,上面有两个姐姐,那个时候国家刚实行计划生育,因此很多同龄人都是独生子女。父亲从部队转业到地方一个单位,母亲当时没有工作,一家五口人就靠父亲几十元微薄的工资来维持。父亲的单位处于郊区,没有子弟学校,距离最近的一所农村小学也有二三裏路。由于不属于学区,按照当时的规定,如果去市区上学需要交借读费,加上学杂费和书本费,对于我家的经济情况来说,是无力负担的。

  

姐弟三人最终都上了这所农村小学。父母平时省吃俭用,供我们上学。新书发下来了,小伙伴们买来带有彩色图案的塑胶书皮,而我的书本是用废旧报纸来包的。同学们用的是那种在当时流行的帆布书包,而我们姐弟三人用的是最廉价的绿色军用挎包。记得很清楚,我的铅笔盒是个普通铁盒子,而我同桌的文具盒是双层的,内部设计精美,旁边还有个削笔刀孔,令我羡慕了好一阵子。

  

和我一个院子裏的小伙伴,也有几个上的是这所小学,后来一个个中途都转走了。我是家裏老小,又是男孩,比较娇惯,于是哭着闹着要转学。父母用各种方式来哄我,但是我听不进去,有一次,我亲眼看到母亲在厨房偷偷抹眼泪。一天,父亲破天荒地买了几斤排骨,妈妈做了鲜美的“红烧排骨”,我们吃得津津有味,满手油腻,骨头啃了又啃才丢掉。吃完饭,爸爸用温和的语气,对围在饭桌旁的孩子说:“咱们家人多,经济条件不好,没能让你们姐弟三个上个好学校,咱们不要和别人攀比,爸爸和妈妈相信你们,你们是最优秀的!”“好的!”我们齐刷刷地回答。

  

那顿美味,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中。

在以后的日子裏,我发奋读书、虚心请教。父亲的学历不高,母亲小学都没有念完,我们姐弟三人学习完全凭自觉。一本《新华字典》,大姐先用,二姐用完,小心翼翼包好书皮,再留给我用。我们三人在各自的年级都是名列前茅。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我还代表学校参加全市的小学作文竞赛并取得好成绩,从此信心倍增,一鼓作气,来了个“鲤鱼跳龙门”,考上了当地的一所重点中学。最终,姐弟三人一路逆风飞翔,相继考上了大学、研究生,成为品行端正、学问深厚的栋樑之才。

直到现在,我们的上学经历还成为父亲单位圈子裏的一段佳话。回想起父亲当时的教诲,那真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,为我的人生指明了方向。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