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上海乾杯!许玮泰的烧肉梦

430浏览 分类:锦绣梨园 2019-10-21

「八点到了,大家一起乾杯!」几年前崛起于台北东区敦化南路巷内的「乾杯」餐厅,曾经以其独树一帜的「嘻哈」风格,以及各种另类游戏,掀起一股台湾「日式烧肉」的旋风。而今,这种具有台湾特色的日式烧肉店「烧肉人」,也出现在上海,老闆正是来自「乾杯」的股东之一许玮泰。

**刚到大陆就被「同胞」坑

**
原本在台湾担任设计总监的许玮泰,向来很有投资眼光,三十岁不到就有房有车,是标準的「新贵派」。但是台湾市场有限,激烈的竞争让他萌生了到外面闯一闯的念头,语言共通,又带有国际色彩的上海,因此成了许玮泰的首选地。二○○五年底,他带着四百万元单枪匹马地前往上海,梦想着把「乾杯」文化在这里发扬光大。
许玮泰初来乍到,对于法令规章还不是很清楚,再加上为人「海派」,很快就被一些流亡大陆的台湾「大哥」盯上,「他们告诉我,有办法打通当地政府各个部门的关节,只要把钱给他们,就可以很快拿到执照。」
在付出了将近三百万元后,大哥们也不告而别。为了坚持自己的理想,许玮泰一咬牙,回到台湾把「乾杯」的持股、房子、车子都卖了,带着所有的积蓄回到上海,自己申请执照。只是这一回,他面对的是不合理的中国法规,以及隐藏在制度背后,强取豪夺的地方官吏。

**索贿名目多如牛毛

**
许玮泰表示,他把店的平面图和设计图画好,送到有关部门审批,但是官员把他驳回,原来相关法律规定,一百坪的店要划出三十三坪来当厨房,「我当场傻眼,这么贵的店租,谁会拿三分之一面积来当厨房?」因此整个送图过程,许玮泰就靠着跟相关经办人员喝酒、吃饭,最后才让他们点头盖章。
这只不过是一个卫生单位,其他还有消防、城管、环保……等,也都得如法炮製。「我大略算过,餐饮业有大大小小十七个单位在管,拿出来的法令多如牛毛,你不可能符合每一条标準,一个执照办下来,我光送红包就送到手软。」许玮泰气愤地表示。
开幕初期,「烧肉人」的生意很冷清,在遍地都是「吃到饱」的廉价日本料理店当中,「烧肉人」强调精緻食材、体验感受的理念,并不为上海人所接受,有时候甚至一天连一桌客人都没有。儘管如此,还有环保单位来收取高额的清洁费,迫于无奈,许玮泰只好按规定缴纳每年将近八万元的清洁费,「类似这样的费用,在刚开幕的时候几乎天天都有,只能用予取予求来形容。」
就在最困难的时候,许玮泰认识了他现在的合伙人丁伟华。

**略微隐藏台籍身份

**
丁伟华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,他的出现,帮许玮泰挡掉了许多外来的麻烦事。许玮泰这才发现,原来所谓的「规定」竟然还可以讨价还价,那些地方经办,对于本地人和外籍人士,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。
「我以前听到是市政府的规定,虽然不情愿,也没办法,多少都照付。后来小丁跑到环保单位去哭穷,说我们没钱付,结果他们竟然答应一年只缴五千元就好,跟对我说的八万元比,实在差太多了。」
房租也是一个例子,烧肉人的房租当初谈订是一个月十二万,结果丁伟华在距离不到一百公尺的地方,问到了另一家店面,面积虽然小一点,价格却只要四万元,这一回,许玮泰真的服气了。
「我决定要到大陆创业的时候,大家都叫我小心『阿陆仔』(台语:大陆仔),但是我现在在想:我们是不是真的要这样做,如果对这里所有的人都心存排斥,那我来这里到底要干嘛?」
想明白了这一点,许玮泰在目标客户上,也做了很大的调整。以前他把客户锁定在具有高消费能力的台湾人或外籍人士上,但他现在反过来主攻上海本地人。「我的目标是在中国开一百家店,仅靠数量有限的台湾人是不够的,上海最多的是上海人,应该争取正在崛起的上海中产阶级,成为真正在地化的品牌。」

**上网行销争取年轻人认同

**
举例来说,考虑到许多中国人对日本的抵触情结,「烧肉人」不再那么强调日本式的欢迎词或问候语,除了日语、英语之外,还会要求服务生练习用上海话和客人聊天,现在为数不少的上海客人成了店里的「基本盘」,让许玮泰相当振奋。
上海的年轻族群也是支持「烧肉人」走过阴霾的主力,许玮泰对这个族群的经营,可说是煞费苦心。
「我们去上这里当红的部落格,把员工在烧肉人上班的心情和各种店里的促销,以非商业化的语言传播出去;或者到『豆瓣网』上,把『烧肉人』新进的好书放上去,鼓励网友到『烧肉人』借书。」令许玮泰意外的是,上海年轻人很能接受这些新的东西,并且一传十、十传百地开始宣传,现在许玮泰在百度、Google或搜狐的论坛上,经常能查到上海网友们对「烧肉人」的评价。
现在「烧肉人」已经做到损益平衡,虽然其间经历许多挫折,但是许玮泰也因此获得了宝贵的大陆创业经验。平心而论,如果能够就此立足,四百万元的学费其实不算贵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